• <nav id="myewo"><nav id="myewo"></nav></nav>
    <menu id="myewo"></menu>
  • 繁體版 簡體版
    華南小說網 > 官宣已婚有崽后我爆紅了 > 第17章 官宣第十七天

    第17章 官宣第十七天

    葉云輕在楚家長大,自然有自己的房間,但成長中的大部分時間,他都會和程景曜互相“串門”,指不定哪天就睡在一張床上。

    這種情況大幅度減少是在初中,葉云輕很少再串程景曜的門,偶爾程景曜賴在他房間,他也會趕人。

    沒人說得清為什么。

    也許只是少年人的領地意識突然增強。

    但高考過后,程景曜總是以“現在不會打擾你學習了”為由,厚著臉皮霸占葉云輕一半的床。

    后來戳破窗戶紙,更是沒皮沒臉、沒羞沒臊。

    終于在某天早上,被楚嵐撞見兩人一塊從葉云輕房里出來,后者脖子上還有一枚極為顯眼吻痕。

    楚嵐:“……”

    美貌貴婦抄起拖鞋抽了程景曜一頓,然后拉起葉云輕的手問他要不要報警。

    程景曜:“???”

    葉云輕:臉紅jpg

    得知程景曜真的走了狗屎運追到葉云輕,楚嵐欣慰不已,但還是勒令程景曜不許欺負他。

    后來兩人上大學,搬了出去,偶爾回來一趟,基本都是程景曜把人拐回自己屋。

    今天倒是莫名其妙紳士起來,問葉云輕想住哪間。

    葉云輕還沒回答,楚嵐笑瞇瞇牽著吞吞往樓上走,“吞吞今天陪奶奶睡吧?!?

    吞吞雖然有點不舍得爸爸,但也很久沒見到奶奶,更何況奶奶今天超級厲害,心里正是崇拜奶奶的時候,自然乖乖地說“好”。

    葉云輕更不好意思了,瞋了程景曜一眼,轉頭往外走:“我去隔壁睡?!?

    程景曜:“……”不至于吧老婆?

    楚家隔壁——葉家。

    程景曜三歲那年,父親程徽出國開拓海外市場,大哥程景暄出國留學,楚嵐帶著他搬出程家,住到了如今的楚家。

    程景曜因此認識了隔壁兩歲的漂亮弟弟。

    后來,漂亮弟弟家中變故,程景曜把他帶回楚家,分了一半床給他,也分了一半母愛給他。

    一開始葉云輕情緒很不穩定,愛哭,很黏程景曜,楚嵐便沒有讓他們分開睡。

    后來有一回兒,兩小孩鬧別扭,程景曜躲回房間摔上房門不理人,直到保姆敲門問他們吃不吃點心,才發現哪也找不到葉云輕,急急忙忙打電話給楚嵐。

    最后在葉家別墅鐵門外的花壇里,找到蹲在那里哭鼻子的葉云輕。

    那天程景曜挨了一頓打,葉云輕哭得更厲害了,程景曜一邊忍疼,一邊向他道歉,安慰弟弟不要哭,不要一個人跑出去,他以后再也不跟他吵架了。

    最后倆小孩和好了,但楚嵐還是給葉云輕收拾了一個屬于他自己的房間。

    這會兒程景曜聽他要回隔壁,條件反射地拉住他。

    卻見葉云輕眼里帶著笑意,壓根沒生氣,“好久沒回來了,陪我過去看看?!?

    程景曜想起今天發生的事,心底一軟,握緊葉云輕的手,道:“我去拿鑰匙?!?

    葉家已經空了很久,楚家的保姆偶爾會過去幫忙打掃,鑰匙便留在楚家。

    推開沉重的鐵門,走過熟悉的花園,仿佛一瞬間回到了過去。

    屋里,家具擺設依舊是兒時記憶中的模樣,只是都蓋著防塵布,連同他的幸福童年塵封在歲月之下。

    穿過客廳,右手邊是父親專門為母親修的舞蹈房。

    舞蹈房一角被特意空出來,安置著父親的健身器材,放著那么多空房間不用,偏要在母親的舞蹈房占一個角落,和母親的舞蹈鞋放在一塊,像最忠誠的衛兵,守護著那片柔軟。

    如今,一切都蒙上一層薄灰。

    而葉云輕也不再是當年那個陪著爸爸健身、跟著媽媽踮腳轉圈的稚嫩孩童……

    他長大了,有了自己的家,自己的寶寶。

    舞蹈房的鏡子照出葉云輕泛紅的眼,他偏過頭垂下眼睫,蓋住翻涌的情緒。

    程景曜從背后擁上來,緊緊抱住他。

    葉云輕轉身回抱住他,沉默良久,哽咽道:“我多希望……我就是吞吞的爸爸?!?

    因為他也曾被嘲笑沒有爸爸媽媽,在孩子們的哄笑聲中,無聲地呼喚:“爸爸媽媽快來……”

    快來告訴他們,我不是沒有人要的小孩。

    可他的爸爸媽媽安眠于地底,聽不見他的呼喚。

    所以吞吞那句帶著哭腔的“爸爸快來”,勾起他最不忍回顧的經歷,令他心疼得無以復加。

    “我們就是吞吞的爸爸?!背叹瓣椎?。

    “我們管不了別人的嘴,但可以給他足夠的愛,讓他像今天這樣,堅定地認為自己被愛著,不惶恐,不猶豫,不畏懼那些流言蜚語?!?

    葉云輕深吸一口氣,聲音略帶鼻音:“……嗯?!?

    “我爸爸很愛我”——直播回放里,他們聽到吞吞這句話瞬間紅了眼眶。

    也許他們并不算合格的父親,但吞吞感受到了、記住了、并相信著他們的愛,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好的肯定。

    “是我太感性了?!比~云輕松開程景曜,吸吸鼻子控制住情緒,“我以為我和吞吞感同身受,但其實他比我想象中堅強?!?

    程景曜輕撫他微紅的眼角,眼神溫柔繾綣:“你也很堅強,小時候被欺負了都不知道哭?!?

    葉云輕攬住他的腰,語氣里有點撒嬌的綿軟:“那還不都得謝謝你?!?

    每次有人欺負他沒有爸爸媽媽,程景曜都會沖出來幫他,還說把自己媽媽分給他一半。

    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