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av id="myewo"><nav id="myewo"></nav></nav>
    <menu id="myewo"></menu>
  • 繁體版 簡體版
    華南小說網 > 孤鴻只影 > 第74章 情同父子

    第74章 情同父子

    出了小區,袁澤還想去醫院看看梁驍騰,風致遠一口回絕。今天發生了這么多的事,袁澤的眼底已滿是掩飾不住的疲憊。

    風致遠直接帶袁澤去了濱?;ㄔ?。許是真的累了,許是受了驚嚇,許是此刻繃著的神經終于放松下來,沒多久,袁澤就蜷縮在床上睡了過去。

    看著袁澤,風致遠多想陪在她的身邊,但是他還有很多事要去做,尤其今天發生的一切還牽涉到了袁澤,甚至危及到了她的生命,這更是風致遠不能容忍的。

    看看時間,將近午夜了,但是風致遠知道,老頭一定還在局里。

    半個小時后,風致遠趕到市公安局,不出所料,辦公樓里依然有很多科室燈火通明,而刑偵科通宵加班更是家常便飯。

    武宏濤辦公室的門虛掩著,風致遠輕輕推門進去,武宏濤坐在辦公桌后面的椅子上,頭歪向一邊,睡著了。睡著后的武宏濤,疲憊和蒼老盡顯,與工作起來的他判若兩人。

    每次看到這樣的武宏濤,風致遠心里都不好受。

    外人眼里剛正不阿的武副局長,二十年的老刑偵,工作起來的武瘋子,誰成想命運弄人,到了這把年紀卻痛失獨子——武文哲,五年前,在一次執行任務時,武文哲不幸被流彈擊中,搶救無效犧牲。武宏濤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垂垂老矣。

    風致遠之所以投了武宏濤的眼緣,不僅僅是因為他的能力和才華,這里面還有武宏濤情感遷移的因素。風致遠跟武文哲不僅年齡相仿,工作起來的拼勁和沖勁更是跟武文哲如出一轍。

    這幾年,尤其是風亦然再婚后,風致遠從感情上和武宏濤更加親近,情同父子。

    風致遠拿過一個靠枕,輕輕墊在武宏濤的頭下,讓他睡的舒服一點。自從武文哲犧牲后,武宏濤的睡眠其實很淺,即使風致遠的動作很輕,他還是一下驚醒過來。

    待看清眼前的人是風致遠后,武宏濤抹了一把臉,“你小子怎么過來了!”

    “老頭!”這是風致遠私下對武宏濤的稱呼,“還學年輕人熬夜,自己身體什么情況沒數嗎?”

    “別套近乎,你小子給我滾一邊去,梁驍騰怎么樣了?”

    風致遠的心情一下變得沉重,“手術很成功,但是還得在icu觀察48個小時?!?

    武宏濤輕嘆一聲,微微合眼,雖說干他們這一行的,很多人都有隨時犧牲的覺悟,但是這么年輕的生命,還有文哲……武宏濤艱難地睜開眼睛,他毅然地甩甩頭,不能再想下去了。

    “武局,這次是我輕敵了,您處分我吧!”

    “少不了你的處分!我暫且先給你記著,肇事者什么情況?”

    “陳子豪,25歲,去年曾因賭博判了六個月,剛出獄不到半年。他目前還處于昏迷狀態,何時醒來,醫生無法給出確切的時間?!?

    “有目標嗎?”

    風致遠慢慢搖頭,“暫時沒有。我到向陽中學,只有梁驍騰知情,我絕對相信他。我到向陽中學的時間并不長,行事低調,和同事沒有沖突,不可能有人想要我的命。至于學生……”

    風致遠想到了沈飛,要說在向陽中學跟他有過結的只有沈飛了,在一定意義上說,他們還是情敵。不過在風致遠眼里,沈飛只是一個乳臭未干的毛頭小子,不會做出這樣的事。

    “學生也不可能,如果是之前辦案結下的梁子,排查起來難度就大了?!?

    武宏濤輕輕皺眉,又是一件棘手的案子。

    “小子,你到向陽中學意欲何為?”

    風致遠請假時的情景武宏濤仍記憶猶新。頭上纏著繃帶,右腳打著厚厚的石膏,架著雙拐,舉步維艱地就進了他的辦公室,那真叫一個慘……不過,現在想來,當時咋不一腳把這小子直接踹地上呢?武宏濤后悔莫及!

    “找媳婦!”風致遠說的理直氣壯。

    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