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av id="myewo"><nav id="myewo"></nav></nav>
    <menu id="myewo"></menu>
  • 繁體版 簡體版
    華南小說網 > 孤鴻只影 > 第41章 借位

    第41章 借位

    第一節下課的鈴聲恰好響起,出了會議室,袁澤回辦公室準備去上課。一路上,袁澤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,她想不明白,一個新分配的老師怎么會對她的事情了如指掌?而且還處處針對她?

    袁澤絞盡腦汁,但記憶里始終搜索不到風致遠的影子,袁澤可以確定,之前并不認識風致遠。

    “澤澤,想什么呢,這么入神?”沈飛壓低聲音在袁澤耳邊道。

    袁澤回神,發現沈飛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??粗蝻w,袁澤又想起了錄像里倒在地上的縮小版的沈飛,袁澤低頭,快速地眨了幾下眼睛。

    “沈飛,這里是學校,注意你的行!”

    看著神色疲憊的袁澤,沈飛沒再堅持,“好!聽你的!袁老師,我幫您拿東西?!?

    沈飛跑到辦公室里幫袁澤拿課本,端水杯。惹得辦公室其他老師又是一陣議論加感慨。

    “看看,我這教了十多年的書了,也沒享受過這種待遇!”

    “唉!人比人,真是氣死人??!”

    “想啥呢,你有人家小袁年輕漂亮嗎?別酸了,備課吧!”

    “這個學生的家長是不是那個李蘭蘭?”

    “你這一說還真是!李蘭蘭,就咱年級家委會主任?!?

    “以前沒見他這么積極??!陳銘當班主任的時候,這孩子辦公室都沒來過幾趟?!?

    “要不還是說人家袁老師有魅力??!”

    “嘖嘖,這班主任和班主任也不一樣??!”

    ……

    袁澤無暇顧及他們的七嘴八舌,踩著點到了教室。這節課講的是文文——《草船借箭》,需要學生記的東西很多。

    其他同學都在認真地做筆記,只有一人除外,沈飛從上課就一眼不眨地盯著袁澤,這會兒課本上還是干干凈凈的,一個字也沒記。

    袁澤出聲提醒道:“沈飛同學,不要走神,認真做筆記!”

    “是,袁老師!”

    沈飛嘴角上揚,拿起筆,刷刷地寫了起來。不過,在其他同學埋頭做筆記的時候,沈飛會見縫插針地沖袁澤比個心或者送個飛吻。袁澤不時地瞪沈飛一眼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

    一堂課下來,袁澤體會到了什么叫甜蜜的折磨。如果是兩情相悅,這樣的小動作會給愛情加分不少,但是,卻不適合她跟沈飛。

    袁澤只能努力地忽視沈飛,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到課堂上,當鈴聲終于響起的時候,袁澤如釋重負,心感覺特別的累。

    下課后,不顧袁澤反對,沈飛又拿著課本,端著水杯送袁澤回辦公室。

    “昨天為什么不跟我說一聲就出院了?”

    “我的病好了?!?

    “好了?你照鏡子了嗎?知道自己有多憔悴嗎?”

    “沈飛,我不是小孩子,我對自己的身體還不清楚嗎?”

    “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么!”

    “沈飛,你的擔心用錯了地方。還有,以后上課不許再像今天這樣!”

    “為什么?”

    “這里是學校!”

    “澤澤,你可以拒絕我,但是不能阻止我追求你!”

    袁澤疲憊地揉著眉心,拿過沈飛手里的課本和水杯,“我有手有腳,這些事情我可以自己做!預備鈴響了,現在,你馬上回去上課!”

    說罷,袁澤徑直走了,誠如風致遠所說,沈飛是不會輕易放棄的。袁澤心里暗暗祈禱:沈飛,不要逼我離開!這個學期剩下的日子我想每天都能見到你。

    望著袁澤的背影,沈飛的心不斷下沉,今天的袁澤和以往好像不一樣。

    挨到下午放學,袁澤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宿舍。宿舍樓下的兩棵櫻花樹好像也感受到了春天的氣息,在夕陽的余暉中,遠遠望去,一層嫩嫩的粉色。

    袁澤拿鑰匙開門,卻發現門沒有鎖。出門的時候,她記得很清楚門是鎖上的,她立馬推門進去,卻發現沈飛正端著杯子倒水。

    “沈飛?你是怎么進來的?”

    “開個鎖還難不倒我吧!”

    袁澤立馬有了一種不安全感。

    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