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av id="myewo"><nav id="myewo"></nav></nav>
    <menu id="myewo"></menu>
  • 繁體版 簡體版
    華南小說網 > 孤鴻只影 > 第20章 你謝得著嗎?

    第20章 你謝得著嗎?

    “什么話?什么什么話?”

    “伍主任,就像您剛才說的,我畢竟年輕,做事憑自己的一時沖動,今天這件事我是不是做錯了?”

    伍思業眼珠一轉,“胡扯!這件事你不僅沒有做錯,在我看來,這老陳啊,必須要好好感謝你!要不是你,他這回可是攤上大事了!”

    伍思業伸手想拍袁澤的肩膀,袁澤不著痕跡地躲了過去。

    “小袁啊,這件事你辦的漂亮!楚校長對你也是贊賞有加。好好干,前途無量??!”

    袁澤敷衍著點頭稱是,她現在不能斷定伍思業是真的不知道內情,還是這又是一個影帝級別的老狐貍。

    第二天,袁澤沒有見到宋晨曦,問過伍思業得知宋晨曦請了病假。生病了?

    到了下午,中心醫院住院部門口的一幕在向陽中學已經起了風風語。正所謂好事不出門,壞事傳千里。

    其他同事可能是忌于袁澤和宋晨曦的關系,都下意識地避開袁澤議論宋晨曦。但是,袁澤不是傻瓜,總有人的嘴巴是沒有把門的,她很快就從這些流蜚語中弄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
    一連三天,宋晨曦都沒來上班。打電話,沒人接,發微信,不回。袁澤抽空去了宋晨曦家一趟,但是敲了很久的門也無人回應。

    到了第四天袁澤再也坐不住了。

    “伍主任,我們級部什么時候去看宋老師?”

    “看宋老師?”伍思業正在忙著整理材料,聞若有所思地抬頭看了一眼袁澤,“這件事級部還沒有考慮?!?

    “為什么呀?”袁澤不明白了,“上次陳銘老師生病,級部就派老師去看望,為什么到宋晨曦了,就不考慮了呢?”

    伍思業繼續忙著整理,“因為他倆不一樣?!?

    “怎么不一樣了?不都是我們級部的老師嗎?”

    “小袁啊,宋老師昨天做了什么,我不相信你什么也沒有聽說?!?

    袁澤心一沉,如果級部對宋晨曦生病一事置若罔聞,只會助長謠,以后宋晨曦在學校里的處境會更加艱難。所以,袁澤必須據理力爭。

    “伍主任,你也說了這只是傳,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,你不能這樣搞差別對待?!?

    伍思業終于放下了手里的材料,有些嚴肅地看著袁澤,“小袁,之前一直覺得你是個聰明人,怎么到這事上就糊涂了呢?我知道你平時跟宋晨曦處的不錯,但是聽我一句話,這種事別人躲都來不及,你怎么還往上貼呢!”

    袁澤明白,話說到這份上,很難讓伍思業改變主意了。

    “不管別人怎么看宋晨曦,我相信她!”

    “我還相信陳銘呢!”伍思業沒好氣地道。

    袁澤情緒低落地出了伍思業的辦公室,不想在辦公樓外碰到了宋晨曦。

    “晨曦,這些天你去哪里了?你知道我有多著急嗎?你怎么連個電話也不回?”

    “袁澤,我來是續假的?!彼纬筷孛黠@不愿跟袁澤多說。

    “續假?你病還沒好嗎?什么???”

    宋晨曦戴著帽子和口罩,除了眼睛沒什么神采之外,袁澤看不出什么異樣。

    “袁澤,你這是在憐憫我嗎?”

    “憐憫?晨曦,你怎么了?我們不是好姐妹嗎?”

    “我現在不想談關于我的任何事情?!?

    “好吧,那等你想說了再來找我?!?

    宋晨曦繞過袁澤進了辦公樓,袁澤的心里堵得難受,她不知道宋晨曦怎么了,也不知道她和宋晨曦之間出了什么問題。

    無論日子怎樣一波三折,期末考試還是姍姍而來,姍姍而去。

    當考完最后一科,目送著學生離開教室后,袁澤一蹦三尺高,不由仰天長嘯,壯懷激烈——“老娘終于自由了!”

    不想沈飛來了個回馬槍,他站在門口,探著腦袋,剛才的一幕,那是盡收眼底。

    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