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av id="myewo"><nav id="myewo"></nav></nav>
    <menu id="myewo"></menu>
  • 繁體版 簡體版
    華南小說網 > 孤鴻只影 > 第10章 去掉“代理”二字

    第10章 去掉“代理”二字

   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。

    沈飛做的這一切,以陳銘的消息渠道,他很快就會知曉。袁澤揉揉眉頭,這個周末,想必不會清靜了。不想周六一大早,袁澤接到了李蘭蘭的電話。

    放下電話后,袁澤簡單收拾了一下,走出了單身宿舍。

    宿舍是學校提供的,和向陽中學只有一墻之隔,就在家屬院東邊。雖然小,但好在一人一間,很方便。今天周六,沒課的老師還在睡懶覺。

    到了樓下,袁澤才發現空中飄起了雪花,雪不大,這好像是今年的第一場雪。袁澤下意識地裹緊了身上的大衣。

    路邊停著一輛寶馬,車窗落下,正是李蘭蘭。袁澤對李蘭蘭的印象,聽到的傳說大于親身的接觸,除了上次李蘭蘭因為沈飛的事情到班里見過一次之外,今天是第二次見李蘭蘭。

    “上去說吧?!?

    “袁老師,你要是方便,我們換個地方聊聊吧?!?

    “去哪?”

    “沈飛的爺爺奶奶家,我想讓你看些沈飛的東西?!?

    袁澤點頭。車子一路駛向濱海路,進入一片高檔住宅區,最后在一棟三層別墅前停下。

    路上,李蘭蘭告訴袁澤,陳銘已經給她打過電話了。袁澤明白,這次的事情李蘭蘭已經知道了。不由苦笑,她這個代理班主任當的是好幾頭不落好!但袁澤不解的是,既然李蘭蘭已經知道了,還找她做什么?

    和所有的別墅一樣,該有的奢華這里一樣不缺。沈飛的爺爺奶奶不在家,只有一個保姆在客廳打掃衛生。

    李蘭蘭帶著袁澤直接上了三樓,她拿出一串鑰匙,臉色卻有些難看,“這是我好不容易才拿到的,平時沈飛的房間都是鎖著的?!?

    袁澤不解,“在家里還要鎖門嗎?”

    李蘭蘭苦笑,“是防他爸的?!?

    袁澤更不明白了,“你們和沈飛不一起住嗎?”

    李蘭蘭面露憂傷之色,“三年前沈飛從家里搬了出來,平時他跟爺爺奶奶住?!?

    門打開后,映入眼簾的是一間畫室。四周墻壁上掛著很多已經裝裱好的畫,架子上放著很多卷軸,各種繪畫工具一應俱全,中間放著兩個畫架。

    “袁老師,你還記得前陣沈飛整的那出嗎?他說自己偷了同學的一只馬克筆?!?

    袁澤大腦中立馬浮現出沈飛躺在地上那辣眼睛的一幕,可是她不明白這和眼前的畫室有什么關系。

    “沈飛從小喜歡繪畫,但是他爸爸一直不同意。沈飛那一躺,既是為了讓我們顏面掃地,又是想表明他的決心。這孩子,還是太不了解他爸爸了?!?

    “恕我直,你們和沈飛的關系……”

    李蘭蘭看著畫布上一幅即將完成的作品,手指輕輕地摩挲著,“袁老師,你看這些畫,沈飛在繪畫上很有天賦,是嗎?”

    袁澤不懂這個,只是覺得這些畫的用色和線條很特別。

    “沈飛的爸爸認為繪畫是不務正業。他一早就給沈飛規劃好了人生,沈飛七歲的時候就被送到了英國獨自生活。因為這件事,我和他沒少鬧矛盾,最后他算是退讓一步,同意沈飛在國內接受教育,但是假期必須聽從他的安排,在英國完成各種學業,直到他滿意為止?!?

    李蘭蘭長嘆一聲,“只可惜,這一切都不是沈飛想要的。沈飛這孩子好強,有主見。沈飛對他爸爸的感情挺復雜的。一方面,他爸爸在事業上的成功讓他感到自豪,另一方面,這種成功又壓得他喘不過氣來,甚至讓他有一點自卑,沈飛覺得自己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超越他爸爸?!崩钐m蘭指著一幅畫,繼續道,“這是沈飛兩年前畫的?!?

    畫上是一座大房子,結構非常復雜,袁澤看得眼花繚亂。

    “沈飛說,長大后要建一座他爸爸都蓋不出來的房子?!?

    袁澤靜靜地聽著,通過李蘭蘭的描述,她好像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沈飛,和學校里的沈飛判若兩人。

    “袁老師,我要謝謝你!”這話從李蘭蘭口中說出,袁澤有些意外。

    “謝我?我并沒有做什么?!?

    “不,袁老師,沈飛最近的變化我是看在眼里的。自從上次馬克筆事件后,沈飛好像變了一個人,現在他不僅愿意跟我交流了,還跟我說你和其他老師不一樣?,F在的沈飛,變得積極上進,最重要的是他跟他爸爸的關系也緩和了很多?!?

    對于沈飛的積極上進,袁澤沒有反駁,畢竟上周的摸底考試,沈飛的班級第一不是抄來的。

    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