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av id="myewo"><nav id="myewo"></nav></nav>
    <menu id="myewo"></menu>
  • 繁體版 簡體版
    華南小說網 > 孤鴻只影 > 第5章 我要當班長

    第5章 我要當班長

    “你知道?”袁澤雖然感到有些意外,但并沒有聽進心里,畢竟沈飛只是個學生。

    不料沈飛撇撇嘴,“別小瞧人好不好?我知道的還多著呢!”

    “好,那你告訴老師是誰?”

    “沒問題!不過我有個條件?!?

    “你還有條件?上周你請假那茬,我還沒找你算賬呢!老師說了,我沒有權限批給你四天假期,讓你跟年級主任請假,你請了嗎?假條呢?”

    “我立馬補,保證!那我的條件?”

    “說!”

    “我要當班長!”

    袁澤心中暗喜:這真是剛想打瞌睡就有人遞枕頭。

    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和觀察,袁澤發現這個十五班的班級管理工作其實并沒有那么難。絕大多數學生心思都在學習上,班上的幾個刺兒頭無非就屬“向陽四劍客”最難搞定,而眼前的這貨——沈飛,恰恰能把他們吃得死死的。意識到這點,袁澤早就有了換班長的想法,只是還沒來得及跟陳銘老師匯報。

    袁澤不露聲色道:“好,看你表現?!?

    “李雯雯!”

    “李雯雯?”袁澤重復著,“怎么會是她?”

    李雯雯成績不錯,遵規守紀,學習積極上進,字也寫的好,袁澤感到有些意外。不過,她轉念想起前幾天數學老師向她抱怨李雯雯在課堂上寫情書,看來她對這小姑娘了解的還是太少了。

    “袁老師,上周四的事你忘了?”

    “上周四?”

    袁澤陷入了回憶,上周她剛接班主任,各種事鋪天蓋地而來,忙得焦頭爛額。

    “李雯雯……你說的不會是……”

    “對,就是那件事?!?

    袁澤郁悶了,這李雯雯跟十八班的男生親親抱抱舉高高,被政教處的老師當場抓住,她袁澤咋還拉仇恨了呢?

    “李雯雯認為是你告的密?!?

    袁澤恍然,“這鍋我可不背?!?

    沈飛聳聳肩,“袁老師,如果我能幫你擺平這件事,算不算表現通過?”

    袁澤盯著沈飛,“你得先告訴老師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  “監控?!?

    “哪里的?”

    “老師,你在哪里喝得形象盡毀,不會這么快就忘了吧?”

    “孤單酒吧?”袁澤臉上有些掛不住了,畢竟她是老師,在學生面前形象還是要的,“小屁孩,他們的監控怎么會讓你看?”

    沈飛面露不悅,“這你不用管?!?

    袁澤心下了然,只要沈飛打著他爸爸的旗號,一個監控還是沒有問題的。

    “袁老師,你以前挺豪橫呀!”

    “想知道嗎?”

    “不了不了,袁老師,我先走了?!鄙蝻w邊跑邊喊,“記得,老師你答應的——班長?!?

    看著沈飛遠去的身影,袁澤心里疑問叢生:李雯雯的事真的是政教處的老師恰好碰到,還是有人告密?如果是告密,那這告密的人會是誰?李雯雯為什么去孤單酒吧?她怎么知道那天袁澤也在孤單酒吧?照片真的是李雯雯拍的,還是……一個小姑娘,為了這點事,用這種方式報復自己的老師,現在的小鬼都這么生猛了嗎?

    同時袁澤也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,她深知網絡的力量有多可怕:曝光,持續發酵,人肉搜索,輿論譴責,全民圍觀……她不敢想下去了。

    “老娘才不怕你們呢!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!”袁澤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朝辦公室走去。

    但事情的發展卻完全脫離了套路,接下來的幾天平靜得出奇。孤單酒吧事件既沒有鬧得沸沸揚揚,也沒有人肉搜索,更沒有吃瓜群眾高舉正義的大旗討伐教師隊伍里的“蠹蟲”。

    要說有變化的,就是伍思業又改回了之前的稱呼——小袁,而且對袁澤的態度更加親切了。

    “小袁啊,前陣跟你談話的事,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。我這個年級主任啊,說白了,其實就是學校的一個課代表,上聽下傳,很多事情我也是沒有辦法的?!?

    還有,就是周三下午放學后李雯雯主動找了袁澤。

    “袁老師,對不起?!?

    袁澤裝傻,“怎么了,李雯雯?”

    李雯雯搓著衣角,“袁老師,照片是我發的……不過,我已經刪了,并且重新發了一條?!?

    李雯雯把手機遞給袁澤,袁澤沒接,但看到她的朋友圈里最新的一條是一個小時前發的,大致內容是澄清事實加道歉。

    “明天我和我的家長會跟學校相關領導解釋清楚,并向您公開道歉?!?

    這下袁澤明白這兩天為什么如此平靜了?看著面前的李雯雯,袁澤第一次覺得“教書育人”這四個字對于老師,尤其是班主任,有時候可能應該把重心放到“育人”二字上。

    “李雯雯,你為什么會去酒吧那種地方?”

    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