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av id="myewo"><nav id="myewo"></nav></nav>
    <menu id="myewo"></menu>
  • 繁體版 簡體版
    華南小說網 > 你好2000年 > 第一百四十一章

    第一百四十一章

    因為女兒現在在婆婆家里,范曉娟每天都去一趟婆婆家里,吃完晚飯才回來。

    韓星辰沒心沒肺,再加上這半年頻頻去奶奶家,倒是沒有任何不適。

    家里把能搬過去的東西都搬到老人家,奈何二老單位福利太多,自己都吃不完,只能央孩子們也幫幫忙,在袁橋強烈建議下,還是別浪費,最后就省去帶東西過去這一節,但家里種著的蔬菜,老人對此還是頗覺珍貴。

    于是范曉娟在冬月里,又多種了幾盆青菜。

    過年家里頭要大掃除,虎子媽白天忙完家里頭的事,晚上就來范曉娟這里干活兒。

    虎子爸剛開始不知情。

    虎子媽偷偷跟范曉娟商量:“小范,你看這事,咱先不給虎子他爸講行不?”

    她打算自己掙點錢,拿在手里頭也有安全感一些。

    虎子爸掙的錢,到現在還交到婆婆手里,她想買幾條內褲都要找老太太要,這種日子她過了這么多年,現在再也不想當伸手黨,問男人要錢了。

    虎子家情況一直不太好,就算是有個房子,也是父母給留的,到現在這房子寫著的都是老人的名兒,有幾次跟婆婆吵架了,老太太就跟她說狠話,語氣里面都是嫌棄跟惡毒。

    “又不是你的房子,你給我滾出去?!?

    虎子爸兩不相幫。

    虎子媽又不是自己不想找工作,她一個外地人,又沒有文化,想找個合適的工作實在是太難了,她一提這事,虎子爸就打馬虎眼:

    “咱倆是兩口子,你怕個啥,我又不會不養你,家里面只要開火,總有一口飯給你吃!”

    話是這樣講,虎子媽自己留了個心眼。

    先把小范這里的這份工給干著,還要盡可能的干好咯,光這份收入,她存著自己傍身也行。

    有了錢她就不怕,哪怕虎子爸跟她離婚她都不怕。

    這樣想著,虎子媽干活格外賣力。

    晚上本來是馬教練收拾訓練室,虎子媽一來,不僅把散在地上的乒乓球給收拾的好好的,連地上和臺面上的衛生都搞。

    春節前,按說家家戶戶都要搞大掃除,搞完球室里面的衛生,多出來的時間就幫范曉娟把家里頭外面都擦擦弄弄,洗刷大人小孩的衣裳床單被罩的,每天都閑不下來。

    范曉娟覺得不好意思,又把送不出去的年禮做順水人情,送了虎子媽。

    虎子媽自是感激不盡。

    這馬教練也是個單身狗,家里亂糟糟的沒人整理,他覺得虎子媽手腳利索。

    “嫂子,我有個不情之請?!?

    “你說?!被⒆計屵€以為自己哪里沒弄好,腰背挺得筆直,就等著馬教練指教呢。

    馬教練笑著擺擺手,把家里的情況給她說了,他一個人住的,家里面衛生也沒人搞,這白天去單位上班,晚上還要來這里帶課,就覺得累得慌:“您看您方不方便,也順道搞搞我家里頭的衛生......”

   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,虎子媽笑著說:“行啊,小馬你這年紀輕輕的,是要忙事業,嫂子有空就去幫你收拾一下?!?

    “我不是這個意思?!瘪R教練心說虎子媽可能誤會了,連連擺手:“是這樣的,我也不怕您笑話,這搞衛生我也不用搞小范他們家這么長時間,一天兩個小時,你能干多少干多少,我想請你長期幫我搞衛生......”

    原來是這樣啊。

    虎子媽懂了,這馬教練跟小范又不一樣,他每天都要這樣跑來跑去的,衣服要勤洗勤換,家里頭還有衛生不想搞,他現在賺得多了,就想輕松點兒。

    馬教練這態度太好了,害虎子媽都以為他就想找人幫忙,其實鄰里間互相幫幫忙的事情多,虎子媽在家干了這么多年活,什么時候被人這樣禮遇過??!

    這花錢請人收拾,還這么好的態度,真不愧是文化人。

    又接了個活,虎子媽興高采烈的,嘴角都要笑咧開了:“兩個小時足夠了,這樣吧,那我就幫你收拾收拾,衣服那些也留著我洗,我手搓得可干凈了,虎子那么皮,你什么時候見他的衣裳都是干干凈凈的?!?

    這倒也是,馬教練認得那個叫虎子的男孩子,收拾的是挺干凈的。

    這段時間觀察,虎子媽特別有眼力價,會自己找活兒干。

    于是又接下來馬教練家的活,價錢按照范曉娟給的算,一個月七十五。

    這一算,收入就過了兩百。

    有了虎子媽幫忙,馬教練徹底把家里頭的事情擱開了,安心帶學生。

    虎子媽這干勁十足,干完自家的事情就出來賺外快,干了半個月,眼瞧著就是過年。

    就算是范曉娟不說,一條胡同里頭的事哪能瞞得住呢,很快這事兒就被家里老太太知道了,聽說虎子媽在外頭接了鐘點工干,老太太就不樂意了,揪著虎子爸問了好久,結果虎子爸也不知道。

    老太太就覺得兒媳婦吃里扒外,吃他們家的飯,出去干活賺外快,她閨女彩彩這不是要生產了嘛,本打算叫她照顧月子的,虎子媽說什么也不肯去。

    伺候月子多辛苦的差事,小姑子頭回生孩子也是虎子媽照顧的,一個月下來沒落一句好,回來還給婆婆告狀,這下生二胎又要她去,就憑這個態度,虎子媽一口就拒絕了!

    家里頭的事情老太太一點都不搭手幫忙,還要給她整個產婦照顧月子,生產隊的牛都不能這樣使吧!

    回到家,虎子媽就發現婆婆在家等著她呢。

    婆婆在她房里翻得個亂七八糟,估計是什么都沒翻到,一張臉拉得老長了。

    “怎么了,怎么跑人屋子里亂翻人東西呢,我有沒有跑你房里亂翻了?”虎子媽進去一看,連棉絮都給整個兒掀翻開來,她可真是氣死了,弄亂了收拾還不是她的責任?

    “怎么了,出了家賊,還不讓人搜了,這屋子是老娘的屋子,我想翻哪里就翻哪里,許美華,我怕你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!”

    許美華是虎子媽的名字。

    家里頭的活都是虎子媽干,這老太太端著婆婆的架子,活著跟個癱瘓似的,除了不要她喂飯擦屁股,什么活都要丟給她干的。

    盡管如此,家里面也沒人記得她的好。

    全職主婦的悲哀,就是付出了辛苦,全部都當你是理所應當。

    為了防著兒子偷偷給媳婦錢,老太太把虎子爸那幾個子兒看得死死的,就連買衛生巾的錢,都要省著點用,否則讓老人知道了,沒得又要叨叨她不儉省。

    這難道只是老太太的錯嗎?

    要是虎子爸心里清楚點,能讓妻子這樣為難嗎?

    虎子媽要崛起了。

    確實別人也不知道她的難處,家鄉人都羨慕她嫁到了京市,進了城,但這些年都是兩個哥哥孝順母親,她連個茶葉都沒往家里寄過,今年過年也想想養的給家里買點東西,給母親買身衣裳,她手里頭沒點錢,什么都辦不了。

    虎子媽氣急:“你說誰是賊?”

    “說你是賊,吃著家里頭的飯,去外面干活,吃里扒外的東西!”

    “你再說一遍?!?

    “我就說你是賊了!”老太太理直氣壯的:“要你去給彩彩伺候月子,你就推東說西的不肯去,去外頭干活就來勁了,好你吃吃里扒外的東西,養你還不如養條狗!”

    呵呵,還真是因為這事。

    嫂子好拿捏嘛,又不像她婆婆端著的。

    虎子媽突然站起身來,瘋了一樣往老太太身上撲:“不要臉的東西,家里什么活不是我干的,連你的尿盆子都要我倒,我給外人干活還能拿點工資,在你家干了十年的活了,誰記得我的好,我他媽不干了!”

    “你臭不要臉,吃我們家的,花我們家的,你就是個廢物!”

    說罷,圍裙一解,就往外面沖。

    迎面跟虎子爸撞了個正著。

    虎子爸揪著她就問:“咋了,你這是咋了,怎么又跟媽吵起來了,你說說你一個當晚輩的——”

    就是這樣,每次都是這樣。

    但凡跟他媽吵架,不問緣由,都會說是她當晚輩的就該讓著長輩。

    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